由河南范集镇卫生院等单位或个人张贴或拟撰的对联看国民认知素质

上联:好生意(招财进宝)开门红;

下联:大财源(日进斗金)行旺运。

横批:生意兴隆。

这副寓意美好的春联并非哪个商家贴出的,而是河南省周口项城市范集镇卫生院张贴出来的。(消息来源:2月9日人民网)

河南范集镇卫生院大门口张贴的春联

对联又称门对、春联(因多在春节张贴)、对子、桃符、楹联(因古时多悬挂于楼堂宅殿的楹柱而得名)等,是一种写在纸、布上或刻在竹子、木头、柱子上的对偶语句。它字数相等,结构相同,对仗工整,平仄协调,言简意深,是最能体现汉语言特征的独特艺术形式。

从定义和释文来看,对联有思想的和艺术的两个衡量标准。

对联的“言简意深”的衡量标准,实际上隐含着“言简意切(正确妥帖)”的“隐标准”。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一家医疗卫生机构,范集镇卫生院理应将自己的行为宗旨与傅立叶批判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医生、玻璃商和棺材商等人的行为宗旨区别开来,但他们却因政治觉悟太低而漠视于此,公然要“日进斗金”和“生意兴隆”——这实际上是在祈求“无人不病”和“每个人要经常生病”。对此,范集镇卫生院主要负责人于2月9日对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回应说,他们是“无心办了件错事”。但是,这一对联张贴行为真的是出于“无心”吗?我们知道,人的认知和情绪都能左右其听说读写行,但最终起决定作用的还是认知——情绪可能会通过对思维的干扰而暂时降低认知的反应敏捷度,但不会降低认知的水平。也正因为如此,网友们才会说范集镇卫生院“说出了心里话”。

无独有偶,搜狐网也于2019年1月24日高调推出了几副退休教师拟撰的“霸气对联”,其中一副是这样的:

上联:好好活,慢慢拖,一年就是几万多;

下联:不松劲,不断气,社保就有咱一份。

一个人的思维认知决定其听说读写行

读完这副对联,一个“无所事事、浑浑噩噩睡大觉;苟延残喘,糊里糊涂挣社保”的颓废退休者的形象顿时在脑海里浮现了出来。我们且不说这种颓废思想最终会让退休者因失去生活目标而变得百无聊赖(美国佛罗里达州医生理查德·纽鲍尔对此有过这样的总结:许多人在退休后的短时期内,身心健康水平急剧下滑的罪魁祸首正是这种无所事事和自感成了一堆废物的心理),单论它对怀有这种态度的退休者周边年轻人的消极影响,就已经是贻害无穷了——试想,如果每个年轻人都将此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那我们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还靠谁去推动呢?

说了思想,我们再谈谈对联的形式。

“字数相等,结构相同,对仗工整,平仄协调”讲的都是对联的形式衡量标准,其中的“字数相等”很容易达到,而音律标准“平仄协调”又很难把握,所以我们这里就将二者略去不论,仅仅以“结构相同,对仗工整”为标准,对一些对联做一下品评。

先说范集镇卫生院的对联。

“好生意”和“大财源”都是“形+名”结构的偏正型名词短语,两者算是对仗工整;“招财进宝”是并列结构,“日进斗金”是动宾结构(也叫支配结构),两者结构相异,对仗不稳;“开门红”是主谓结构(“开门”是动名词,指第一天所做的事情——通常指生意),而“行旺运”是动宾结构,两者结构相异,对仗不稳。

即使不考虑思想标准,仅就形式而论,此联也只能得50分。

再来说说“老教师的对联”。

“好好活”和“不松劲”虽然都是前偏后正的“三字型”短语,但就“偏”与“正”的组合而言,前者是“2+1”结构,而后者是“1+2”结构,所以对仗仍不工稳。

“慢慢拖”和“不断气”的对仗,与“好好活”和“不松劲”的对仗相仿,两者存在的问题也相同。

片面认知就是盲人摸象的哲学解释

至于“一年就是几万多”和“社保就有咱一份”的对仗,存在的问题则更多:“一年”是偏正型数量结构,“社保”是偏正型名名结构,中心语素词类相异,对仗极为不稳;上下联的相同位置都用了副词“就”,犯了“相同位置使用同一字词”的对仗之忌;“几万多”是数量形结构,“咱一份”是代数量结构,两者结构差异较大,对仗相当不稳。

以上两副对联所存在的内容和形式问题,都与对联张贴—拟撰者的思想认知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据此就认定中国国民的认知素质存在较大缺陷显然还难以让人信服。因此,我们下面再对位于国家中心城市西安市凤栖西路的几家单位所张贴的春联做一品评。

先看第一副:

上联:再接再励,应撸起袖子加油,团结奋进,共建家园;

下联:大家小家,要不忘三个革命,同心协力,美化环境。

西安市凤栖西路风雷小区门口张贴的春联

这里我们且不论下联的竖行书写的位置排列是否正确,也不论“励”字是不是“首选字词”,单单从结构和对仗的角度做一品评。

“再接再励”和“大家小家”虽然同为并列结构,但前者属动词短语,而后者是名词短语,短语类别相异,对仗不稳;“撸起袖子加油”是状动结构,而“不忘三个革命(西安市倡导的烟头革命、厕所革命、行政效能革命)”是动宾结构,结构相异,对仗不稳;“团结奋进”和“同心协力”以及“共建家园”和“美化环境”,勉强能对上。

如果不考虑内容和思想因素,这副春联也只能得50分。

再看第二副:

上联:兵器环球结良缘,扬帆起航;

下联:全院上下齐努力,保民安康。

西安兵器206医院门口张贴的春联

“兵器(西安206医院隶属于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环球结良缘”是主状动宾结构,而“全院上下齐努力”是主状状动结构,两者结构相异,对仗欠稳;“扬帆起航”是状动结构,“保民安康”是动宾结构,结构相异,对仗不工。

再看第三副:

上联:春回大地百花吐艳;

下联:福临小区四季吉祥。

西安凤栖西路一小区门口张贴的春联

“春回大地”和“福临小区”都是主谓补结构,两者对仗较稳;但“四季吉祥”是状谓结构,而“百花吐艳”是主谓结构,两者结构相异,对仗不稳。

单就形式而言,此联也只能得59分。

最后看一下陕建机施集团所贴的的春联:

上联:不忘初心跟党走;

下联:携手共筑中国梦。

陕建机施集团门口张贴的春联

“不忘初心”是支配结构,“携手共筑”是状谓结构,两者结构相异,对仗不稳;“跟党走”是状谓结构的动词短语,而“中国梦”是偏正结构的名词短语,两者差异极大,对仗不当。

由对以上几副来自于河南、陕西等地的春联的分析,我们既可以看出中国国民认知素质的一个侧面,也可以从中看出一个共性问题:春联的拟撰者普遍缺乏对春联的正确认知方式,他们不是从春联的定义出发,理智地、多角度地去了解春联的特征,而是仅凭自己的感觉去感知春联的字数等皮毛特点,进而不顾自己的知识和能力实际,拟出了不伦不类、贻笑大方的所谓“春联”。

情绪可以影响认知,但不能决定认知

以哲学和哲学分支学科逻辑学为理论照应的思维认知能力,关乎一个人听说读写行的正确度和效率高低。让一个摸到对联这一大象小腿就认为是对联这一大象全部的人去从事科学研究或者治国理政,那后果的严重程度,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想象得出来的。